第十天 泰國曼谷 > 桃園機場

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感冒的關係,飛機升到上萬公尺的高空後,月光的腦袋開始爆痛,
即便
不斷張口呼氣,用力打呵欠,都沒有效果。

頭痛逐漸變成爆青筋的劇痛。

不得已之下只好按鈕請空姐協助,過了好幾分鐘某年輕空姐終於來了,聽完情況後,
她只微笑表示:「抱歉,我們沒有感冒藥喔!」
便施施然走開了.....
是的,這位空姐並沒有給月光任何建議,更不用說給杯溫開水。

月光只能垂著肩,默默地忍受恐怖的頭痛,直到一個小時後,開始反胃為止。

當月光吐光了早餐及點心,全身無力地走出洗手間時,剛好遇上某位空姐經過,
月光不抱希望地再問一次:「有沒有可以減輕感冒或頭痛的東西?」
只見空姐露出同情的微笑:「我們只有普拿疼,可以嗎?」
可以!當然可以!月光用力點頭,在感激涕零之餘,不禁有點暴怒了...

可惡~既然有普拿疼,那之前的空姐為什麼不給我一顆普拿疼壓住頭痛症狀?
難道要等旅客身體不適到嘔吐,才願意施捨一顆嗎?

雖然月光是經濟艙小戶,但服務還是要給點同理心吧?

anyway經過15個小時,嗑完四顆普拿疼,月光終於在第三次嘔吐前,抵達桃園機場...

親愛的台灣,我回來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oonsleep 的頭像
moonsleep

簡單過生活

moonsle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